本周我们讨论最多的一部电影,应该就是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了。

同名小说2017年出版,直击韩国家庭和社会上的性别不公的议题,在韩国乃至东亚引发轰动,改编电影今年十月在韩国上映。当之无愧,是个大IP,因为它背后是千千万万个女性的共鸣。

在我国也是广受好评,小剧吃了许多安利,打开了这部――

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

电影很平静、很日常。看了之后,心里却慢慢有了许多东西涌出来。

故事讲述的是1982年出生的三十多岁平凡女性金智英,突然会在某一时刻言行变得很像其他人,在探究她患病原因的过程中,剖析一个女性的成长。

“一个女孩要经历多少看不见的坎坷,才能跌跌撞撞地长大成人。”

这部电影真切地展现了女性会遇到的许多困境,剖开了社会公正平等的外壳下性别不公的现实。

一是,难以避免的性别歧视与不公。

在工作上,男性总比女性拥有更多的工作机会、晋升机会。

在现实生活中,许多工作在招聘时,明里暗里就会要求男性,甚至直接注明男多于女的招录比例。要求女性入职几年不能结婚生子,排队登记生二胎,因为女职工怀孕变相辞退等等。

金智英之前的上司是个事业有成的职业女性,面对这位优秀的女强人,男性同事会diss她不照料家庭,把孩子交给外婆,只会走上歪路。

女强人反击,建议以他的这种论调为广告宣传语时,他又怂了。敢欺寡不敢欺众,害怕遭到所有做母亲的职业女性的抨击。

当她赢得了这场口舌之争的胜利,他给予的称赞是“可惜,你应该生为男儿身的”。

把“应该是男人”当作一种夸赞,在他的内心里,男性代表的就是高贵、有能力,女性代表的就是麻烦、无能的吗?能做的,就是一个相夫教子的角色吗?

在生活上,重男轻女。家里人总是更偏爱男孩子。

金智英小时候,父亲出差回来给三个孩子带了礼物,她和姐姐拿到的是笔记本,弟弟拿到的是一支钢笔。

金智英,一直记着,想要父亲的那支钢笔,想了十年。

父亲不知道她不爱吃豆沙面包,把弟弟的喜好记成了她的。

母亲小时候为了让哥哥们上学,只能放弃升学,去工作补贴家里。小金智英心疼她,她安慰女儿,当时的女孩子这么过来的。

奶奶觉得儿子越多越好,认为只有儿子才能孝敬父母,似乎儿子越多、晚年幸福的概率越大。

因为她的两个儿子弃了她。幸好有四个儿子啊。可是,这才不是概率问题,是教育问题啊……

还记得,我们曾经见过的那些叫招娣、亚男的名字,父母生下女儿时,是多么希望有个儿子啊。

到后来,我们见到的叫若男、胜男的名字,是对女儿寄予了期许,不输儿子,却可能还是对“男”有一份执念。

二是,要时刻警惕的性骚扰,尾随、偷拍、咸猪手、言语侵犯等等。

金智英少年时期,遭到同龄男生的尾随,崩溃大哭。父亲接回她后,教导的是穿得得体、不要逢人就笑。

金智英穿的是标准校服,也并不记得见过尾随自己的男生,更不说笑了。

小时候我们被带到各个陌生的叔叔阿姨面前,父母教导我们,笑着甜甜地问好。长大之后,却又自己推翻这种教导。

从小到大,笑与不笑,是自己脸上肌肉的运动,是自己的心情,难道不应该让我们自己决定吗?

金智英父亲再有的忠告是,时刻注意。坏人的错,只是避不开。

有万年做贼的,没有万年防贼的。

女性在公共场所被性骚扰,总有人说,啊,是她们不对、穿得暴露,勾引了别人。曾经有个博物馆做展览,主题是她们被性侵时穿的什么,那些展品很普通,有的只是最平常的T血衫、运动服。

穿着打扮是每个人的自由,是坏人道德的问题,不是她们的问题。

还有人在向往着回到那个对女性颐指气使的朝鲜时代。

长大之后的金智英,身边依然有这种问题。保安在公司洗手间安装偷拍摄像头,男同事还会分享女同事被偷拍的照片,恶趣味地意淫。

女性只能想尽办法防范,却也无奈,防不胜防。

辛苦带着孩子,到了公共卫生间,却不敢上,一路忍到家里。

小心谨慎地在这个社会活着。

三是,社会氛围对女性的禁锢。到什么年纪了,你该干嘛干嘛;你是个女孩子,你该干嘛干嘛。

奶奶说,女孩子就要文静,要帮忙做家务的。

父亲见她不争气,会凶她,待着嫁人吧。

金智英的姐姐高中时,抓了暴露狂,送到警局,却被老师教训“不知羞耻”。

人就是在这样的一次次打击下,失望的吧。

姐姐没有结婚,被姑姑们质问。

姑姑讽刺姐姐,你真是特别。

这个社会,最看不惯可能就是特别的,你不能和别人不一样。你和一样大的别人早就结婚了,早就生孩子了,你为什么和他们不一样?你怎么能和他们一样?

每次家人们聚会总是这样的话题,小时候是成绩,长大了是结婚生子,再大一些是下一辈的成绩、婚姻,循环。因为大人们无话可谈,也可能因为他们觉得生活就是这些东西。

生活,一个人很好,两个人很好,三四个人也很好,没有差别,都可以是美丽的人生啊。

即使是已经走完了结婚生子规定步骤的金智英,也被禁锢着,有着不被理解的已婚女性的辛酸。

金智英曾经也是一位优秀的职业女性,为了照顾孩子,离职两年,做全职太太。搁置了自我追求,去扮演社会主流要求女性扮演的角色,相夫教子、孝顺公婆。

当家庭里需要一个人牺牲事业的时候,往往是女性。

会被以为在家看孩子,是休息。

虽然把孩子好好带大,看着他成为一个很好的人,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。

但是真的要放弃自我吗?工作与否,应该是自己的选择。

虽然难免一些现实原因,但人们似乎习惯了。

这世上最可怕的,就是,习惯。约定俗成、习以为常、理所应当地压着每一个人。

习惯要求女性去相夫教子,习惯要求女性温柔顺从。习惯男性去承担养家糊口的责任,习惯要求男性拥有房、车的标配。成为了束缚每一个人的枷锁。

这个女孩子,她和姐姐,曾经梦想去世界的许多地方。

一起抱着职业理想活过,却向现实妥协。

她也曾畅想在结婚生子后,依旧做一个优秀的职场人。

和她一样的另一位全职太太,曾经是首尔大学的理科生,现在只能通过做数学题,寻找和以前相似的感觉,得到心安。

曾经努力学习,难道就是为了给孩子辅导乘法表?过往奋斗的二三十年,难道只是为了遇见一个男人,用余生去相夫教子吗?

最终,如此现实,又如此无能为力。

每天做家务、照顾孩子,抱着孩子,做各种事情。手腕用多,疼了去医院,竟然会被医生反问。

去餐厅买咖啡,因为孩子打翻了咖啡,金智英慌忙整理。被路人骂“妈虫”。

还要谨慎地处理婆媳关系。

逢年过节按时地去婆婆家里,闲话总是那么地令人胆怯,特别是对一个媳妇来说。

到婆家,一刻不停地干活。丈夫来帮忙,被婆婆冷嘲热讽。家务天生就是媳妇的。

夜里听到厨房动静,立马出来帮忙婆婆。

婆婆送了某银行赠的围裙,要马上夸好看、表示喜欢。

在即将解放回自己家的时候,大姑子一家来了,她又开始忙碌。一家人其乐融融,她形单影只。

婆婆一边对自己的女儿宽慰,在婆家辛苦了,一边又让劳累的媳妇干活。

情绪积压,金智英的病发作了,她“变成”了妈妈,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话。

婚后,把大量的时间留给了男方的父母,兢兢业业地做着好儿媳的角色,没有更多时间去陪伴自己的父母。她累了。

她的生活,家务、孩子,繁忙、也空洞。

有一秒能静静坐下来思考的时候,下一秒又被孩子的叫声拉回了重复的生活。

夕阳西下,光洒满整个阳台,她的内心却无比空荡。

作为别人的母亲、妻子,活着。心随着洗衣机的转动,搅动着,空洞地跳着、囚禁着。

她还是她自己吗?

原著小说将日常琐碎一点一点地说出来,一点一点地扎着读者的心。电影用两个小时叙述,也很扎心,较为平和的叙述方式,也限制了这部电影的扎心程度。

小剧曾以为这部现实性强的电影会是致郁向的,看着看着发现它走向了温暖治愈。

父亲骂过金智英待着嫁人吧之后,母亲会立刻反驳。

父亲被母亲的呵斥吓呛着,金智英笑到喷饭。温馨的家庭氛围,立即缓和了冲突。

金智英收到入职通知,父亲也会开心得忘乎所以,夸赞她好样的。并不是完全重男轻女的形象。

婆婆知道金智英生病之后,给她寄中药,嘱咐她注意身体,也是让人心头微暖。

母亲要来帮忙金智英时,金智英“变成”外婆,说了一段话,令人泪奔。

以外婆的语气,对母亲心疼,感谢与道歉,说智英是坚强的,流露了三代人的爱。

最大的恶意和偏见,是来自同性。经历过辛酸困境,有人被同化了: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,为什么你就不可以。

有人依旧坚持、依旧倔强。金智英的妈妈就是坚持倔强的那个。

男女结婚,是帮衬着过日子,没有谁一定要牺牲的定式。

金智英最后也能面对他人的“妈虫”谩骂,站出来。

改变能改变的,用弟弟送的钢笔,重新寻找自己做作家的梦想。

一切又充满了希望。

金智英的故事,用她的心理疾病,暴露了她生活的种种困境冲突,也因此梳理并试图化解了部分矛盾。家人帮着她走出来。可现实中,又有多少人在无言地忍耐着。

无论是男性,还是女性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痛苦。金智英的痛苦,有的是女性的困境,有的则是共通的。

曾听过有一些优秀的女性说,不想生女儿,不要像她一样再遇见不公、百倍打拼;或者希望自己下辈子做个男孩子。

那么,我希望以后会有一个女儿,有下辈子的话,还做个女孩,会在真正平等独立的社会,美丽骄傲地活一生。

“由衷期盼世上每一个女儿,都可以怀抱更远大、更无限的梦想。”

剧能说

了解更多新剧资讯,尽在剧能说

喜欢我,就给我一个“在看”